【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33)-寄生夫妻漫画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ACG饭圈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作者:充满魅力的萨满 

序章1 序章2 第一章 第二章1 第二章2 第二章3 第三章1 第三章2 第三章3 第三章4 第四章1 第四章2 第四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1 第十章2 第十章3 第十章4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1 第十二章2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1 第十四章2 第十四章3 第十四章4 第十五章1

夺取 II

冥土追魂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沾上舒适的椅子,就有一位护士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

“医生,不好了,有大量的病人挤进医院,急诊室根本来不及处理!”

见惯大风大浪的医生连挑动眉毛的表情都懒得做。

“大致上判断一下他们的情况,危重病人优先。通知现在值班的所有医生,全部到各自诊疗室待命。”

但是,护士没有迅速行动,她看起来完全摸不着头脑。

“可是,医生,这批病人非常奇怪……他们喊什么的都有,但是根据急诊室的医生检查,似乎都没有什么病症的样子。”

刚坐下的医生立刻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护士急促地报告:“急诊室的医生认为,这批人全部都是装病。而且人数非常多,就像是有预谋地集体装病一样,但是目的不明。现在一楼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场面有点混乱了。还请您务必去现场看一下。”

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情……

他不由得认为,这批人是冲着“钥匙”来的。

冥土追魂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一楼大厅里,叫喊声、嚎哭声、咒骂声,响成一片。

约莫五十人挤在这个不算大的大厅里,忠实地执行着“捣乱”的任务,一个个叫苦连天,四处发泄着自己演出来的痛苦、悲伤、绝望与愤怒。

很快,事情发展成为有限的破坏。他们开始用拳头砸墙,怒吼,使劲抓着医护人员咆哮。但是,所有的行为都被克制在作为一名重病患者而言可以被原谅的范围内。

这一刻,他们全部都是学园都市最出色的演员。

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人群里穿梭着,试图安抚所有人的情绪,当然难以如愿。毕竟,你没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自然也没法让一个正在兴致高昂地演出中的人冷静下来。

所以,这几位医生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了。闻声而动的安保小分队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毕竟对方可是名义上来就诊的病患,总不能对准了给两枪吧。

冥土追魂刚迈出一楼大厅的电梯口,马上意识到问题并不单纯。虽然现在是冬天,这批扮演者穿的衣服却比普通人要少一点,明显是有过不错的锻炼的。而且这个人数和这个时间点也非常敏感。这里的将近五十人,如果全部都是level3的能力者,就足够在短时间内把这家医院搞得一团糟了。

如果他们的目的,真的就是“钥匙”的话……

一定有后续的动作才对。光靠这些人,采用人海战术,是没有办法轻松找到“钥匙”的所在的。所以,一定会有其他的、充当关键的人物在这批人中间。大部分人的任务应该是掩护,只有少数的精英才能肩负寻找“钥匙”的使命。

这样的话,首要就是切断他们与外界的联络,斩断后续部队进入医院的可能。然后集中力量分开并压制这批人,再依次对他们进行检查,一旦证实是装病,立刻驱逐出医院!

冥土追魂的判断没有任何问题——假使现在御圣院凤凰仍然活着、并且掌管着第一网络部队的情况下。

冥土追魂招呼正在竭力维持秩序的安保小分队分队长:“马上联络所有的安保部队,集中到这里来。同时封锁医院的全部进出口通道,让扫地机器人沿着这栋主楼外墙等间距巡逻。如果有人潜入,只要不伤及性命,立即予以击退!”

但是,这位小分队的队长哭丧着脸回答:“医生,做不到啊!不知道为什么,手机也好,内线电话也好,专门的无线电网络也好,全部失效了。扫地机器人也已经全部罢工了,数据控制室那边正在紧急修复,但是也一直找不到原因。我现在正派人去叫其他的安保分队过来。但是全靠我们的话,别说封锁整个医院对外的进出口通道,就连控制现在这个大厅也挺难的啊!”

对手的这一招,冥土追魂完全没有想到。这家医院的主要安保力量其实是扫地机器人,然而现在却完全指望不上。这样一来,整座建筑物就犹如一座空城,根本抵御不了C组的全力进攻。

说到底,“钥匙”的防护措施打一开始就不是武力保护,而是信息保护。通过截断所有有关信息,将“钥匙”的存在消弭于人间。依靠第二网络部队的乾,这几年有关的信息封锁工作卓有成效。那起三年前轰动全城的空间实验基地爆炸事故也逐渐被平息了下去。

一切的一切,就算是在几天前,都还没有任何暴露的迹象。

所以,医生直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为什么C组会袭击自己的研究员。从目的来看,破音海燕显然知道,这位研究员掌握着一些“钥匙”的信息,袭击他就是为了问出“钥匙”的所在。那么,在袭击研究员之前,破音海燕又是怎么知道“钥匙”的存在的呢?

现在的冥土追魂也没有空闲再去思考这些折腾人的问题。医院当前的情况非常糟糕。操控扫地机器人的数据控制室居然全线崩溃,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或者说,他也从来没有考虑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为他对乾有着绝对的信任。不仅因为乾是和他同为A组的队友,更因为他作为第二网络部队的分队长,掌管着这座医院的一切网络数据。

……难道,第二网络部队被C组袭击了?

这个结论一旦出现在医生的脑海里,就再也挥之不去了。他立刻拿出手机试图联系乾,但是手机里传来的,却一直是通话不能的忙音。

大厅里的人们愈发躁动起来。安保小分队正在做着没什么用的努力。

医生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些,意识到问题比他想象的或许还要严重得多。

他必须做出一个决断。

C组现在是分散出击的态势,采用了人海战术。而现在,医院里的常规安保力量被废掉大半,光靠几个非常有限的安保小分队,就连控制大厅都做不到。更何况,眼下联络外部寻求支援也无能为力,主动龟缩封锁医院大楼的做法也只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换言之,被他们找到“钥匙”藏匿点几乎可以说是迟早的事情。

还要坚守吗……

医生转身走向电梯。

既然现在,整栋医院里的最强防御力量就只有B组了,那继续让他们守在那间实验室里面就是一件非常浪费战斗力的事情了。无论是带着“钥匙”转移,还是压制一楼大厅里的这批假病患,都需要B组的全力协助才行。

虽然乍一看,可以选择的办法还是有几个的,但实际实行起来就是另一码事了。

因为,现在根本没有可以转移“钥匙”的安全地点。既然第二网络部队可能已经被袭击,去乾那里就等于自投罗网。赶去亚雷斯塔那里的话,又太远了,半夜赶远路实在是太危险,尤其是现在,在C组有可能已经控制了学园都市的网络数据的前提之下,街上的监控探头都是他们的眼线,想要做到无声无息地移动近乎不可能。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冥土追魂快步踏上走廊的地板,来到特别实验室的三重防御门之前。

没有办法了。现在只能坚守到白天为止了。大厅那边,就靠蓝发一个人压制了。凭他作为Xaction组织代号第二位的实力,一个打五十个还是没问题的吧。

医生这么想着,用右眼对准墙壁上的一个小洞。随着一声轻微的确定音,虹膜验证成功,这一边的墙壁向内移动了两公分,随后无声地打开,露出了特殊实验室三重防御门的第一重。

他环视了一下走廊,确定没有人在注意他,于是将手伸向密码盘。

很快,他微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

走廊的尽头,锦织的脑袋探了出来。

是在墙壁的里侧么?这样的话,轻易也进不去啊。

女孩装作散步一般,尽量自然地走过走廊,在医生消失的地方放慢了脚步,却怎么也看不出墙上的端倪。

虽然很想抢在羽田之前拿到那个“钥匙”,但是现在看来很有难度啊。

锦织有点无奈地加快了步伐,到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楼梯间躲了起来。

只好先等羽田的人过来,然后再想办法了。

她刚打定主意,忽然,墙壁再次打开,一个蓝头发的男孩子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向着电梯的方向过去了。

锦织眯着眼注视着男孩的背影,检索着自己的记忆。

好像是叫蓝什么的……算了,管他的,反正墙壁里面的人越少越好。

蓝发耳环接到了新的任务,迅速赶到了医院一楼的大厅。

“哦哟……这可真是麻烦事态啊。”

对着将近五十人的捣乱群众,他苦笑了一下。确实,这个数量的话,靠土御门来控制局面有些不大现实呢。

虽然说是压制这批人,但是只要他们不做出越界的行为,蓝发就没有理由先行动手。他的信条向来就是能省事就省事,能不动手就绝不动手,能不自己动手就绝不自己动手,能晚点动手就绝不早点动手。于是现在,他随便找了个大厅角落站好,静静地观察着这些眉飞色舞的家伙们。

蓝发有绝对的自信,只要他一发动能力,可以在瞬间解决在场的所有人。所以对于一楼大厅的情况,他倒是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压力。

唯一在意的就是特殊实验室的安危。现在他离开了那里,留在那里的土御门和十六夜并不能算作很出色的防御力量。土御门作为魔法师,行动受限;十六夜长于数据处理而非战斗,论打架也许还打不过佐天呢。偏偏这个时候,镰池的电话又打不通,真是糟糕透了。

不过,这家医院现在这么吵闹,镰池不管在哪儿,都会注意到不对劲的吧?

蓝发干脆不再多想,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镰池并没有和当麻在一起,而是呆在专门为三木一马准备的顶楼特殊病房里。顶楼距离一楼大厅相当远,再加上特殊病房是完全隔音……现在的镰池,正在一脸疲惫地糊弄自己的担当编辑,压根没有注意到医院一楼发生的一切。

不过,相对来说,另外有人注意到了这些。

谷川静流很想出去看看情况,但是现在黑子正在病床上睡着,而她又受到了崇拜的御坂美琴的拜托,总觉得离开黑子身边去看个究竟是不对的。于是她只能忍受着内心的煎熬,老老实实地呆坐在黑子的身边。

赈早见铃正在往楼下飞奔。她有点急躁,甚至不想去等电梯,而是冲着楼梯直接往下跑。跑动过程中铃还想跟乾队长报告一下,然而邮件却一直显示“发送失败”,这使得她产生了一股难以名状的厌恶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上条当麻拧开门把手。房间里,茵蒂克丝依然睡得很死。斯芬克斯倒是已经醒来,注视着门口的当麻,喵呜了一声。

当麻对着斯芬克斯做了一个“拜托啦”的手势,随即轻轻地关上房门。一踏上走廊,他就立刻奔跑起来。

“没关系吗?把禁书目录留给一只猫照顾?”欧提努斯依旧坐在当麻的肩膀上。

“我说你啊,偶尔也信任一下斯芬克斯怎么样?”当麻跑到电梯门前,按下了开门键。

欧提努斯“哼”了一声:“我才不会信任它呢。那可是邪恶、毒辣、危险、魔鬼的代表啊,对我来说,那只猫就是撒旦的化身,法夫尼的仆从,犹大的继承者……”

当麻踏进电梯,按下一楼:“欧提努斯。”

正在滔滔不绝却被打断,欧提努斯有些不开心地回嘴:“怎么了?”

“总觉得,你在提到斯芬克斯的时候,话就会变得特别多呢。”

欧提努斯这次没有说话,抬手在当麻的脖子上就是一拳。

当麻:…………不幸啊。

医院外,羽田和海燕安安静静地坐在黑色厢型小车里,等待着医院内,混入捣乱队伍里的黑羽和神前的联络。

折部钻进后车厢,拍了拍那个直径一米多的大金属球,抱怨似的说:“这玩意儿神前弄了多久啊,也太大了点吧。”

前排驾驶座的羽田随口应答:“不仅大,而且重的要死。要不是这辆车经过特殊的加固改装,早就散架了。”

折部厌恶地皱起了眉毛。她平常就是个懒懒散散不想干重活的人,尤其是今天晚上还有重任在身,更不想事先浪费体力和精神。

坐在副驾驶的破音海燕回过头:“别不满了,赶紧推到医院正门口去。”

“是是。”折部应答地有气无力,绕到大金属球的后面,伸手使劲去推。然而,大金属球纹丝不动。

“唔唔唔……”折部憋足了劲,双脚狠狠蹬住车厢底,双手压在大金属球侧边,奋力搏斗着,本来毫无干劲的脸也涨得通红。

然而……大金属球还是纹丝不动。

于是,折部转向副驾驶座:“队长,您看,我推不动。要不,换三日月来?”

海燕没好气地说:“不要玩了,这次行动事关一切,你可别想糊弄了事。”

“好吧好吧。”折部只好伸出右手往大金属球后面一放。这次,沉甸甸的大金属球像是听到了前方的召唤一般,缓缓地滚动起来,不多久就滚出了车厢,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沉闷地声响。

“啊呀,总觉得整辆车都轻得能飞起来了啊。”羽田陶醉般地调侃。

车厢后传来折部的抱怨:“队长,路面都被砸出了个大坑啊,这个大铁球到底有多重?”

海燕随口胡诌:“听说有两百吨重。”

“……队长,您在胡说八道对吧。”折部的右手在球上寻摸着合适的点,推动着这个在体积上不算庞大的超大型原子炸弹,稳稳当当地走向医院。一路上,大金属球碾压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破坏痕迹。路面开裂不说,碎砖碎石铺了一地,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废弃公路一样。

黑羽跟着捣乱部队进入医院的时候,顺手把正门外的看守给打晕了。折部轻而易举地走到了主楼底下。

“这儿就差不多了吧?”折部停了下来。她已经把超大型原子炸弹推到了正门的台阶前。医院里一楼大厅的吵闹声传了出来,让她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炸了。

探头观察着这边的羽田打开翻盖手机,让手机屏幕的灯光对着折部晃了两下。这是C组的内部暗号,相当于“OK”的手势。折部会意,迅速离开了医院。

她可不想被超大型原子炸弹卷进去。说老实话,虽然知道超大型原子炸弹的有效范围大概是半径三十米,但她现在特别想站到三百米开外。

毕竟这个能力太恐怖了。

羽田收好手机,继续关注着放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忽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眼神。

海燕也看过来:“发现什么了?”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这家医院的立体影像图。

羽田戳了一下屏幕:“你看这里。”

羽田指出的地方,是显示那位医生的位置地点。由于掌握了医生和乾定一郎通话时的手机,使得他们可以通过御圣院冰轮的监控,实时获得医生的位置信息。

现在电脑屏幕显示的这一幕显得非常有趣——医生的位置,居然在医院的墙壁内侧。

海燕饶有兴致:“看来,这边的墙壁里面,是一个暗室呢。”

“怎么办,队长?要通知神前和黑羽去这里看一下吗?”

“这还用问么羽田。‘钥匙’十有八九藏在这里面。直接告诉神前和黑羽,让他们立刻到这里去。”

“明白了队长。”羽田再次打开了刚揣好的手机。

“任务来了喔黑羽。”神前盯着自己的手机。

她和黑羽隐藏在近五十人的捣乱部队的正中间,谨慎地躲避着在其中往来穿梭的安保小分队的队员们,不让其他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因为神前不顾众人的一致反对,坚决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洛丽塔风的服装,与周围装病的人显得格格不入。就算是个傻瓜,看上两眼也会明白她的与众不同。

在离开基地之前,看到神前这身打扮的黑羽表示这姑娘疯了。

神前表示谢谢夸奖。

“那么,什么任务?”黑羽环顾周围,在人群的缝隙当中,看到了大厅一角坐在地上的蓝发男孩。

“是个房间的地址。应该是让我们过去看看的意思吧。怎么样黑羽,我先去,然后你在这儿掩护?”

黑羽的注意力被远端的蓝发男孩吸引了,无暇理睬神前的话。

“喂,我说,神前,你看那边的那个家伙。”

“哪边?”神前努力伸长脖子望过去。但是由于身高所限,目标被遮蔽在层层人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呿。”黑羽意识到神前看不到,干脆算了。“不管了。我只是觉得,那家伙有点像折部曾经说到过的,B组的组长。”

“咦——这可是意外情况呢。要跟羽田说一声嘛?”

“有什么好说的。”黑羽冷冷地反对。“折部不是说了么,就算是B组的组长,从平常的学习状况来看,能力也就level2左右的水平。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才是最好选择。”

“也是呢。”神前收回探寻的目光。“情报组也就这样了。不过,B组组长出现在这里的话,证明我们的方向没有错呢。”

“呿,还用你说。赶紧的,我们的目的房间在哪儿?”

神前有点不满地嘟嚷:“黑羽,你只要不跟破音队长和羽田在一起,立马就会变得很没礼貌呢。”

“你说什么?”黑羽已经在拨拉人群,走向另一侧的大厅出口,没有听清楚神前的话。

“没什么啦。”神前跟了上去。“我是说,你跟灭子一样,都是短命的类型呢。”

“你再胡扯我就把你藏着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全部烧掉。”黑羽抛出一句对常人而言完全不算威胁的威胁。

但是这句话对神前焰来说倒是非常有效。

洛丽塔女孩乖乖地停止了玩笑:“目标房间在七楼,西侧走廊正中间,朝北的墙壁内侧。是个暗室。”

“很好。”黑羽来到人群外侧,首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一个闪身躲进了楼梯口。神前也谨慎地跟了进去。

尽管他们没有把疑似B组组长的蓝发男孩放在眼里,但是还是选择了与他完全背向的另一侧出口,没有让蓝发男孩发现自己的行动。

毕竟他俩是战斗组C组的成员,丰富的经验让他们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也不会在任务中节外生枝。避免多余的行动直取目标,这正是他俩的重要品质,也是他们两个人与三日月灭子在任务中表现出的最不相同的一点。

所以每逢重要任务,灭子只能在外围负责清点掩护,神前和黑羽能够担当突入重任。羽田曾经半开玩笑地表示,三日月的能力是狙击暗杀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七楼的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

神前和黑羽站在走廊的一头,面面相觑。

如果说这里是隐藏“钥匙”的地点,该怎么说呢……这稀松的安保力量,简直就是太令人火大了。就连让人想一探究竟的欲望都没有。

黑羽谨慎地向前迈步。在经过一扇房门时停了下来,透过门上的小透视窗向里瞟了一眼,发现房间里也没有人,和走廊一样,空空如也。

他连续观察了几个房间,都是如此。房间里没有病人,没有医生,没有器械,都是空的。

这让黑羽有些摸不着头脑。

等到同伴向走廊里走了十多米,看清楚没问题之后,神前才从走廊一头走出来,快步跟上黑羽。

“这些房间里是什么?”

黑羽自己也不是很理解:“什么都没有。”

“咦?我还以为保护力量会躲在房间里呐。”神前也有些疑惑了。这么重要的“钥匙”,难道真的没有人看管么?

“我也这么想。”黑羽来到走廊正中间,朝北的这一段走廊没有房间,是显得有些不大协调的一段空白墙壁。“只能这么认为,是他们想要我们这么想,所以才没有在外面布置人的。”

神前轻轻地在墙壁上摸索着:“这算什么,传说中的空城计?”

“我们的疑惑,不正是最好的效果了么?没有任何防备,这确实会给人一种‘这里什么都没有’的感觉。”黑羽一边说一边也在墙壁上试探着,看看有没有暗门的痕迹。

神前赞同地点头:“也许呢。接下来,要想证实这个想法,只需要打破这面墙壁就可以了。黑羽,你帮我搭个一米高的架子,我要在中间开个洞。”

黑羽四处环顾了一会儿,走到一个空房间前,伸手一摸,用能力改变了金属制门把手的外形,然后取了下来。随后如法炮制,把走廊这一头的金属门把手统统收集好,重组成了一个金属球。他走回到神前看中的位置,把金属球往地上一放,金属球在他能力的操控下,逐渐向上伸展开,很快形成了一个一米高的简易金属台架子。

神前揶揄:“你这架子也太细了,会不会说倒就倒啊,先说好,我的炸弹可是很重的。”

黑羽不满地反击:“少啰嗦,你还打算在这儿用多重的炸弹啊,开个一米两米的洞就足够了,总不需要太重的炸弹吧。”

“哼。”神前抬手,在临时搭出的金属台架子上放了一个玻璃弹珠大小的原子炸弹,然后扭头就走。

黑羽知道,这是在避开炸弹的能力范围,于是也紧跟着神前离开。本来他以为走开五六步就足够了,然而神前压根没有停下的意思,径直走到七楼走廊的尽头,回到了他们刚来到七楼的地方。

黑羽一头冷汗:“喂……我说,你至于使用范围这么大的炸弹么?”

神前仿佛才发现黑羽跟在自己身后,装作吃了一惊的样子:“啊呀,你跟过来干什么,我只是不想一会儿冲进去而已。你赶紧回去,我开了洞之后立刻进去啊。拜托你啦。”

黑羽狠狠地往墙壁上打了一拳,闷头往回走。

神前捂嘴偷笑:“需要我帮忙的话,大声喊救命就可以了哦。”

黑羽虽然心里很恼怒,但是也明白神前的选择没有错。暗室的外面没有防御力量,这可没代表暗室里面也会空无一人。如果那位医生把人手全部布置在暗室内部,他和神前同时冲进去就显得不是很明智了。此时,由攻击更为灵活的他先去探探情况,攻击范围更广、攻击破坏力更强的神前在外面待机是最好的办法。

黑羽打开衣襟。他的胸前,环绕着一大块金属,就像是防弹衣一样,覆盖在腹部。这是他用自己的能力改变形状后随身携带的、自己战斗时惯常使用的特制金属——“硬铝”,也就是学园都市外最常使用的航空材料之一。对黑羽来说,这是他使用【金属重置】时操控反应最快、最顺手,也是最容易得到的金属了。

这些“硬铝”是他的王牌,这一次,他打算一开场就全力应对。因为不知道暗室里会有多强大的对手在等待自己,必须从一开始就使出全力,在瞬间形成压制。一旦先手落后,也许很难再有翻盘的机会了。

“硬铝”在黑羽的手上迅速改变了外形,重置成了一把长一米多的金属剑。

原子炸弹的爆炸,一如往常,非常轻微地“噗”地一声之后,原本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有余的大洞。没有等四散飞舞的扬尘落定,黑羽就一个弯腰,以前滚翻的姿势扑杀进去。

暗室里空无一人,唯有警告一般的红色闪光灯在一边的墙壁顶端不停地闪烁。

黑羽保持了伏地姿势没有动。

他还在观察周围。

走廊的墙壁之后,是一个非常小的暗室,整体呈现暗蓝色的感觉。小暗室的四周铺满了暗色系的电子板,上面显示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字符串。

黑羽等待了两三秒钟,发现既没有袭来的保卫,也没有自动发射的武器。这让他有一点不明所以。他满以为突入这里的那一瞬间,就会接到有如暴风雨洗礼一般的激烈攻击,结果却是安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的地外行星表面。

黑羽的脸上写满了一堆问号。

如果羽田在边上就好了,他的话,肯定有办法搞明白现在的状况。但是此刻,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和能力了。

黑羽缓缓站起,一个念头在他的心里闪过。

没有任何守卫的走廊。

没有任何守卫的暗室。

空城计……

也许,这个暗室也是空城计的一部分?

黑羽的眼神,落到了暗室内侧的墙壁上。他的经验和判断告诉他,这里面,应该会有第二个暗室。

NO.022 妖少you1-羽川翼
2021-05-06
2018年9月,一位投稿者步入了东京千代田区的集英社大楼。他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漫画编剧,当时二十岁,曾在国内创作过二十余部签约漫画作品,正在负责连载《小倩投食计划》和《无人之境》等漫画作品,同时也在负责担任金庸先生《雪山飞狐》漫画版的编剧。当时,国内漫画市场还未走下坡路,他正意气风发,想在日本成立一家漫画工作室。 他预约后等了一会儿,终于见到了集英社的石川编辑。他们在一张小桌子前面对面坐下,他将自己翻译成日文的大纲递给编辑,讲解着自己想要创作的故事。“这是一个瘟疫与圣职者战斗的故事。”“故事发生在
2022-10-14
【鳗鱼霏儿】 King of Knight 年末 [11P-156MB]
2021-02-13
迈巴赫新款GLS480升级大柏林之声音响包含26个高性能扬声器,2台功放,总输出功率高达1610W,并带有VNC噪音消重功能,车辆行驶过程中的噪声,对其音响并没有影响,让全车乘客时刻能感受到最美妙的音乐旋律,XJHxiaochen大柏林一共由26个喇叭和两个功放组成,让你的耳朵浸泡在高端的3D环绕音响系统中无法自拔,细细品味一套音响释放出音乐给耳膜带来的奇妙体验!每一个车门都有一个独立的高音 中音 低音喇叭相互配合,这种设计让你不管是播放重低音的DJ电音或是轻柔的人声音乐,这套系统都能给你最丰富
2022-10-12
原作是暮岿的《Julie》,我只是写了个小甜番(其实也不甜哈哈哈哈哈哈)。强推《Julie》!!!我愿永远溺死在巴西的夏季!!!这则番全文原创,愿喜。00“夏娃在巴西的夏季误入蛇的伊甸园。”“他们在流绪微梦中对彼此耳语”“Redeem me.”01julie似乎很愿意去到那片雨林,但Baek是不的。养父把他带离那片林子,却没法告诉他如何远离梦魇,还有梦魇里令他抵触又眷恋的雨林。他依然在巴西的雨夜梦起那个小土窝,一个孩子蜷缩其中,身边是蛇的尸体——偏偏的雨夜时常降临。第一次不是只身一人回到这片林子
2022-10-01
这期小编就给大家推荐一部花心渣男配情妇小三的漫画《他她不能XX》,作者江本晴,小刺猬保育协会汉化组汉化,讲述男女主意外撞到,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意外,没想到在那之后却发现自己的XX变成了XX!? 的故事。
2022-10-28
根据虚拟主播事务所ENTUM的官方消息,成立于2018年4月的ENTUM将于2019年12月31日停止活动。随着ENTUM的停业,皆守广井和花野蜜两名虚拟主播也将停止活动。
2022-10-28
铃木美咲 Misaki Suzuki - 前辈和我 66P4V
2022-05-24
哈喽~我是小天学姐?3校1029人报考存疑!一起来看原因,正式报名要规避!013校公布报考存疑考生名单 苏州科技大学 报名不成功原因为:✅最后学历不符合报考条件:我校除工商管理、工程管理硕士中的工程管理专业之外均不接收同等学历考生✅毕业时间不符合报考条件:报名参加工商管理、工程管理硕士中的工程管理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人员,要求大学本科毕业后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报考类别选择错误: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仅招收在职定向就业人员(报考类别应选择“定向”,并填写定向委培单位名称) 广东技术师范大学 报名不成功原
2022-09-30
“呵呵~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就在这里!”,老丘丘冷笑着,横刀一挥元素化作的刀刃如弯月般划过绕路的偷袭结界的异教徒身上,下一秒异教徒便上下两开倒在地上去了地狱。 “这些废物!连个濒死之人的攻击都挡不住!”,红袍男人握紧拳头生气地喊道,脚重重一踏地面整个人弹射而出,深渊力量在男人手中变换着形状,最终变成拳套砸向老丘丘。 “呵!蜉蝣撼树!不自量力!”,老丘丘吃力地举起刀将男人的攻击引导向一边,然后挥舞着绚丽的剑技与男人搏命起来。
202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