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8)-深夜网咖漫画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ACG饭圈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5)(6)(7)

第七章 恋爱为何物

“啊、啊...果然是这回事呢。”

不...我并不明白这是什么回事。

“...一直以来真是打扰了,太抱歉了。女生喜欢女生什么的,果然是不行的吧,果然是在做梦吧。抱歉。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

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完啊!

当我想站起来拦住她的时候,她已经低下头颤抖起来。下一瞬间就已经拿起包转身就跑出了咖啡厅。我伸出的手仍朝着她离去的方向。

我真的还有话没说完。芷翌,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我想和你成为恋人啊。

前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娴雯。”是彭栋打来的。

“怎么了?”

“你是不是后天要去学校和老师说那件事啊。”

“嗯...因为好不容易和父亲说好了,得告诉学校那边才行。”

我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对着电脑看前一段时间芷翌做好的合作作业。心里感叹着她拍摄技术的强大。

“怎么了?”

“...你和她究竟打算怎么办?”

我迟疑了,手只能无意义地敲打着键盘。

“...我想好好和她说清楚。”

“要说什么?”

“...‘我不是你的朋友...我想再和你在一起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不会离开了’我想这样告诉她。”

“不一定会有好结果的哦。”他的声音里有对我的怀疑。自然,我不希望他对我的想法太没信心。

“唔...确实是这样。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就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不对吗?”

“这样啊...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谢谢你,彭栋,又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个祈愿在告诉着自己,一定...会顺利的。

如果,如果早点察觉到就好了。

如果,如果我知道芷翌她还喜欢着我,我就不会一直都迟疑,一直都在做无意义的行为了。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她对我的原谅,是因为还对我抱有一丝信任。我也一直不知道,她只选择等我,而不用电话来催促我,是想有自己的风格一些。我还一直不知道,在山上拍摄的时候,我对她偷拍的行为并没有使她对我失望,我还因此误会了她,让她精神上经受了严肃的洗礼。

我一直以来究竟有了多少愚蠢的行为?

如果时光能够重来,再度让我回到那一刻,面对父亲厉声要求,我能够严肃拒绝,或许那天我就不需要和她说再见,也不会用那种方式和她断绝关系。如果我能够再...

“以下是今天的天气预报,今天有局部大暴——”

我无心关注电视里说的消息,毫不犹豫地关掉了。我习惯早上起来便打开电视,但果然这个习惯还是坏习惯啊。这个从小便养成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呢?

在郁闷中,我洗漱完了,拿出了昨天备好的面包准备当作早餐。刚打算伸手拿的时候,脑海里响起了令人窒息的声音。

“当初如果没说那种话就好了...”

我停下了手的动作,但在犹豫中,我还是将手伸向了面包,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包装。

“...果然是这样啊。”

“...彭栋,你是早就有预感了还是什么吗?”

“算是吧...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种理由就放弃。”不出我预料,他果然预想到了我的行为也只会以失败告终。

“为什么...”

“因为我们还年轻,还有努力去争取的机会啊。大不了遍体鳞伤回来,再哭一场就是了。那个时候我会陪你的。”

“...你啊,这话要是说给另外一个女生听,你可能就会被暗恋上了哦。”我苦笑着,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真可惜,我没有把这话说给别人听。”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无奈。

但彭栋也提醒了我。我是那个人的女儿,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放弃。只是区区的失意,大不了再试一次。这次,我会说的更明白。

不会用那种会引起误会的话。

不会做无意义的行为。

不会再伤她的心。

不会再辜负她的所作所为。

不会再让别人为我们担心。

更不会再让她对我失望了。

出门前,我拨通了那个电话。

“...你好?请问是...”

“我是姜娴雯。”

“啊,你真的给我打来了电话呢。”

“因为有要拜托您的事。”

刚走到一楼,就已经从人声嘈杂中分辨出了外面的情况——下雨了。我正打算拿着雨伞走向门口的时候,察觉到了人群当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倒吸一口凉气,却并没有多余的想法。“终于见到你了。”我第一时间念叨的这句话,徘徊在我的心中。

尽管心中更多的是激动与好奇,但我还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向着吵杂处走去,向着那个打算驻步不前行的身影。突然,那个身影向前走去。我出于心急,急忙在人群中挤过去。只想尽快的靠近她。但人实在太多了,拥挤的人群中我的手甚至都伸不过去。我的心意自然也无法传达过去。

为什么会这么遥远呢?

我的腿好不容易从人群中通过后,我清晰地看见了她的身影。伸出去的手变得如此遥不可及却又触手可及。

当我的手轻触到她的肩膀的时候,她的脸庞逐渐完整起来。

“你是...”她的脸上逐渐流露出惊讶,却被压制住了。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带了伞...”我的手还悬在空中,有些颤颤巍巍。

我察觉到她似乎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又有几分无奈的轻呼出一口气,像是与自己的内心几经战斗。

“不需要。”她说的话很直白,但我也能理解。

 当她大步流星向前走去,没有留心于我的行动时,我执意地绕到了她的面前,大力地将一把纯蓝色的折叠伞塞给她。

“请用吧,我还有一把。”她的目光扫过了我拿着长伞的另一只手。

“再见。”我快步冲向吵杂的人群里。

在雨中,我紧握着长伞的伞柄,手却在无意义的颤抖着。

我屏住了一口气,值得迈步向前走去。

天空是如此的阴暗,仿佛是悲伤到了极点。无意间它感染了我的心境,连我也不禁悲伤起来,不禁对着这样的天空叹了口气。

“她这种实力和我们不是一个等级的吧?”

“和这种人一队,胜负就已经决定了。”

“厉害过头了也真可怕。”

声音回旋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无法遏止的再叹了口气。我正打算取出雨伞桶里属于自己的长伞时,我看见了站在门口犹豫的她——同班同学郑芷翌。过去她曾经对我有过帮助,这样的她,我自然是希望能亲自给予回报的。

她正打算举起制服包用来遮挡头时,我轻轻拍了她的肩膀。她迷惑的双眼逐渐完整起来。同时她在不解中把举过头顶的包放下,并把身体转正看着我。“那个...”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把天蓝色折叠伞递给她,“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用这把伞吧!”

我庆幸起来,这可是前天才买的新伞。想着进入梅雨季节,不仅要常常带着长伞,也要在包中备上一把折叠伞才是万无一失。伞褶是我学了好久才折出来的,看起来异常的工整,就如新伞的模样一般。

“啊...哈哈,不用啦。”她挠了挠头,露出了很勉强的笑容,“如果让你淋湿就不太好了。”

看着她尴尬的笑容,我下意识沉默。果然没那么容易接受我的好意吗...

“啊...我们不认识吧?感觉让陌生人借我伞会很不好意思...”她似乎是看见我陷入沉默,因而感到了一丝抱歉。她依旧是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目光映在了她的眼瞳上,“郑芷翌,我们是同班同学。”

“诶...诶?”她连忙后退了几步。

我轻轻地把伞放在了她的手中。“...我还有伞,不会淋湿的。”我小声嘟囔着。并在她不解的目光中走向雨伞桶,取出属于自己的雨伞。

我打开了长柄雨伞,走向雨中。默默地点了点头,实则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那个!”我的身后传来她的呼喊声。

我在雨中握着伞柄转过身,带动了空气中的雨滴,在空中化成一个圆。带着欣喜看着意外的景色,我不禁露出了笑容。

看着她深吸一口气,用稍大的声音喊道:“谢谢你!”

听见她的话,我有些惊讶,笑颜也越发的明显。

我转过身便走了,轻巧的步伐,在雨中只给她留下了雨水敲打着透明伞的声音和一个“陌生”的背影。

看着前方被雨打湿的路面,我的心情不知如何的,舒畅起来。

夜晚八点,我才匆匆跑到那栋公寓楼里。将手上的纸条上写的信息和门牌号对应,发现就是这里。

我小心翼翼地敲响了门。没有回应。我正打算再度敲响那被雨打湿了的门时,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请问是哪位?”

当那个透过门缝的眼神上留有我的倒影的时候,门开的角度定在了那里。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个眼神里有惊讶以及对我的厌恶。

“......拜、拜托了...”我抓紧了门把手,“请让我和你说一些话吧!”

门有被关上的倾向,我大力地握住了门把手。此刻我觉得我曾经是田径队的一员真好,有足够的力气拉住门,不让她关起来。

“你那么执着于我有什么意义!”透过门缝我听见了她的怒吼,“是觉得玩我很好玩吗?看我一直以来怎么在你面前露出窘相。你是以此为乐了吗?”

“不是这样的!我一直喜欢你啊!所以拜托了,给我解释清楚的机会好吗?”我也以吼的方式回复了她。门对我的手没有一种强烈的抵抗了。我知道是她没有用力在推门。

“拜托了...”我低下了头,想尽可能向她表达我的诚意。

当我在抿着嘴,恐惧着她把门关上的时候,她开口了。

“...进来吧。”

“外面下着雨吹着风很冷的。”

——她最终还是放了我进来啊。

芷翌住的公寓里很温暖,几乎要从我的身体外面暖到心里。简单的装饰和不显杂乱的客厅映入我眼中。我下意识想到住在这里面的人不愧是芷翌。但还是很快放弃了胡思乱想,免得丢人。

她穿着拖鞋的声音由远至近逐渐靠近了我,我只敢低着头,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膝盖上。而意外的一个感觉让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是她在帮我擦头发...吗?

她将一条毛巾放在我头上,很认真的在帮我擦着我被雨淋湿的头发。

“真亏你敢在这种大雨面前不屈服。会被雨淋湿感冒的,你是不是没经过大脑思考就出门了啊?”她一边说着,一边为我擦拭着。

擦完头顶之后,她蹲了下来,帮我擦我脸颊两边的头发。我们两个人互相注视着对方,看得出来她没有一点紧张。不愧是她啊...相较我,我就十分紧张了。要和她注视,保证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真的是尽了很大的努力。我只能抓住自己的裙摆,仿佛越大力我就能越快摆脱这种紧张感。

“那个...我...”

我刚准备说话,芷翌就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

“看起来今晚的雨都是那么大了啊...你今晚就在这留宿吧?我也不好意思让你这样回去。要是让你淋雨感冒了我可不想被彭栋那家伙吵吵嚷嚷的啊。”

我愣住了。

那家伙原来两边都在帮吗?所以之前才会突然问我后天是不是要去一趟学校...啊...原来他一直在帮我们啊。可是我又一次辜负了他的信任,做出了令他失望,更伤害了芷翌的行为。实在太无言面对他们了。

我必须得做些什么才行。

我谨慎的抬起头,发现她在专心于窗外的雨景。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又长舒了一口气。

——拜托了。

我缓缓地起身,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动作,转过了头。

而她却仍旧没有预想到我的动作。

我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顺着这个趋势把她往后推。她带着惊慌后退了几步,倒在了看起来就很软的沙发上。她的橡皮筋由于本来就绑的很松,在往后倒的时候松开,掉在了地上,头发因此散开。黑色的秀发散开的瞬间,也摄住了我的魂魄。

我们两个人一起躺在了沙发上,只不过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腕,在她的身上趴着罢了。我的左腿放在她的大腿中间,右腿则蹭着沙发。保持着这样的动作,我盯着她。

啊...我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这一定是我很紧张以及我很喜欢她的证明吧。我想保持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安静,这样的感觉更久一些。真是够了呢,人的私心总是让人觉得恶心,旁人听到了都恨不得人人吐口水。

但喜欢这种事情啊,就算是被旁人指责,被旁人认为是恶心,被旁人全力阻止,也要继续的。爱和喜欢都是一种火焰,喜欢是小火焰,它脆弱,会受天灾人祸而影响;而爱则是可以影响周遭的一种很难扑灭的大火,即使是天灾人祸降临,它也在。如果什么存在可以说是永生的,那我会说:是爱。

是的,现在我才想起来,高中时期的我把爱当作一种永远都会甜蜜的存在,并把爱比作糖罐子,你沉醉在爱里是不会有苦涩的,就像你尽情沉浸在糖罐子里一样。但实际上,这绝对是错的想法。爱不会永远甜蜜,只有喜欢才会。涉及到爱,就必须要涉及到更多现实的问题。你会想到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可以怎么维护两个人之间的甜蜜,会想到两个人成年之后一起生活,一起计划着柴米油盐,一起计划着这个月的工资要怎么使用。还会打算今晚两个人要不要一起窝在房间里看电脑或是玩游戏,饿了谁去做个夜宵或是点个外卖。然后再一起战通宵。有这些想法绝不仅仅是喜欢,而是爱。

“芷翌,我一直都爱着你。”我顿了顿,“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

我轻轻地抚摸了她的脸颊。也许因为我的手太冰了,我觉得她的脸很暖很暖,仿佛要暖到我的心底里去了。

“嗯,我也是啊。”

她坚定地握住了我的手。我有些意外。

“...你在紧张吗?”她笑了起来,咧开的嘴里我看见了她那颗可爱的小虎牙。

“...”我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她把我的手拖离她的脸颊,“...那你想不想...听听我的心声?”说罢,她便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部上。

女生的胸部是很软的,我曾经听见有些男生这样说。事实上,因为自己也是女生,我并不觉得胸部的触感这种事很值得讨论。但只有当我此刻真的摸到了女生的胸时我才明白,男生们下流的眼神和下流的对话是情有可原的啊...但当然我会阻止一切对她有下流想法的人,除了我自己。

我几乎红透了脸,但同时从我的指尖我感受到了她的心跳——几乎与我一样,也是剧烈地跳着。她的心跳的跳动,在向我传达着什么,仿佛不这样,就不能告诉别人:我还在跳动,我的宿主还活着。指尖末端过于舒适的感觉让我紧张地忘了说自己想说的话,她胸附近的发丝散着,全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一种成年人的色气。

“...我...”我开始结巴起来。

...加油啊,娴雯,你一定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我也爱着你。”

她松开了放在我左手上的右手,转而轻轻划过我的肩膀,再到脖子,最后温柔地托住了我的后脑勺,轻轻地将我的头推向她那边。

那一刻,我们的嘴唇触碰在一起。她的嘴唇的触感让我更加紧张起来,但她依旧很冷静地吻着我。过于缠绵,过于甜蜜。

世界上不会再有糖罐子,能比她的一个吻甜蜜了。

她松开了手,我的头往后仰了一些。

“...我们不要再分开了,”我犹豫着说道,“...好吗?”

她有些惊讶,但还是露出了笑容,“嗯。”

她慢慢地坐了起来,我跪在沙发上。

看着我害羞,不知如何说下一句的模样,她温柔地笑了。

她那温柔的笑容和别人温柔的笑容不一样。母亲的笑容是像冬日暖阳一样温暖人心,同时给予人前行的方向。而彭栋的笑容是夏天的太阳,如此活泼而开朗,是一种能驱使人前行的力量。但她的笑容是甜到了心底的特殊的蜜,只有她才能给予我。能与她的笑容匹敌的存在,只有她的一个吻。

我沉醉在她的笑容当中无法自拔,而她再次吻向了我。

我们一起环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很温暖的棉被。我的身上穿着芷翌的衣服,在衣领里,我闻到了很独特的香味。我想,这就是属于她的味道吧。

我的头缓缓地靠在了她的肩上,顺着她的发间,我闻到了很香的味道。这让我感到了一阵困意。在香味的驱使下,我闭上了双眼。

“娴雯。”

“...嗯?”

“我一直在生气。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来到我的身边。”

我睁开了双眼,无奈地笑着,手在被子中摸索着,终于寻觅到了她那只手。

“现在也不迟。我已经来到你身边了。”

我试探一般碰了碰她的手,她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以微笑回应了她。她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笑着转过了头。我将手伸了过去,紧紧地握住了她温暖的手。

“也许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才会觉得等待你的时间太过于漫长。”她淡淡地说出这句话。

但我知道,这件事并不平淡。这是我理想中的爱的模样。这也是,我们的恋爱的模样。

夜,逐渐深了。

不知何时她便睡着了,轻轻地靠着沙发睡着。我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她的睡颜,悄悄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她的睡颜。我对着手机傻笑着,却发现她睁开了大大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她也笑了笑,拿走了我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她大力地搂住了我的肩膀,将头靠在了我的头上。我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满足于她的依赖,无奈地低下头露出了微笑。

——喜欢你,

——更是爱你。

——我爱的毫不犹豫,

——你也回应得毫不犹豫。

——我说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你说我们不这样怎么可以。

二月,新学期开始了。

我对着镜子前的自己,认真地检查自己衣领有没有整理好,头发有没有乱糟糟,眼镜上有没有手指留下的印记。最后还不忘了检查自己的包里有没有漏放什么东西。

一切准备妥当,我才放心的朝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今天是新学期。必须得以好的形象面对她才行。

我靠近镜子,生怕自己漏了什么形象上的漏洞。检查完毕才放心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认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后露出笑容。我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心想这足够完美了。眼睛下意识看了一眼洗手台的角落:没有手机。

我苦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将手机紧紧地握在手上,放心的走向门口。

“芷翌——”

当我醉心于昨晚和娴雯的聊天记录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慢慢地转过了头。不出意料的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娴雯,早上好。”

我朝她伸出手。她放慢了速度,小步走过来。带着一丝疑惑看着我伸出的手。

“怎、怎么啦?”我有些尴尬。

“...这样,真的好吗?”

“没关系的啦,现在很早,同学们都还没来呢。”

在迟疑中,她小心翼翼地牵住了我的手。我害怕她担心这担心那的,便露出了坏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不需要担心什么哦。”我看向她,她也在疑惑中点了点头。

我们很快走到教室里,教室里还没有任何人。

“看吧,我说没有任何人的。”

我拽了拽挎包的带子,并松开了握住她的手,伸手示意让她先坐进去。她点了点头,慢慢走了进去。看见她坐下,我大步迈进去,迅速坐在她的身边。

我“哼哼哼”的笑着,她看见我的笑容露出了不放心的表情。

“呐,趁着没人可以...”

“不可以。”她别过了头。

我坏笑着凑了上去,蹭着她的额头。她缓缓地转过了头。

“...你和以前真是不一样了啊...”

“因为我现在明白需要珍惜喜欢的人啊。”我坚定地笑了笑。

正准备吻向她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在余光里,我也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啊,周祈。你来的可真早。”我慌慌张张的退回去。

“唉...我被叫过来就是来这吃狗粮的么?”

“啊哈哈...”我傻笑着,但突然察觉到话里有什么不对劲,“诶等等?什么被叫过来?还有...难不成你看见了...”

我朝着走过来的周祈露出了满脸疑问。

“是我叫她来的。”

娴雯意外地发言让我愣住了。

“诶?!娴雯你为什么和这家伙...”

“你还真失礼啦,什么这家伙。如果没有我,你们两个想怎么在一起?”

周祈的右手用力地撑向了桌子,“你的家庭住址还是我告诉她的呢。”

“等等...有太多东西我弄不明白了。首先...你知道我们两个是恋人?”

“当然。”

“那你...不会怎么想我们吧...”

“你是说,我会歧视你们,然后把你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再带头起哄吗?”

“呃...”

“我不会这样做的。因为爱就是爱,从来都不会被外界因素而影响,更不会被性别阻碍。”

她朝着我笑着,我也才放心的抬起头看向她。那一瞬间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天使!

“...谢谢你啊!周祈!”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朝着周祈伸出双手。她紧紧地握住了我右手手臂,大力地甩了甩。

“哦!你还真是客气呢!”她朝我比了一个大拇指,“顺带一说你现在可欠我一个人情哦!”她笑的更灿烂了。

“你是瞄着这个来帮我忙的吗!”

“那怎么可能!”

看我们吵闹的娴雯不禁笑了起来,我和周祈都察觉到了娴雯在笑。

“怎、怎么啦?”我转过身。

“没有啦...你们两个人关系可真有意思。”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回头给了周祈一个微笑,“嗯!那可当然,毕竟这家伙可是我的好朋友啊!”我指了指周祈。

“这话我才喜欢!”周祈再度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我看着她满脸笑容,不禁淡然一笑,有些沉浸在这种幸福当中了。但沉浸过后,我转过头看了娴雯一眼,发现她对我露出了一个充满了宠溺的微笑。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再次为她轻抚那秀发。

上一章传送门|ω・)黎明即将到来时,灵域大陆的动荡总算画上了句号。克苏鲁之眼的躯体在悲鸣之中分崩离析,凤鸣郡城里数不清的魔物群龙无首,如同逃离的鱼群一样,纷纷钻入空间裂缝,留下悲怮的人群、一片片的尸首,以及回荡着哭嚎与血腥味的大地……魔物入侵,这是一场噩梦。是冥界数百年来都再未发生过的浩劫,是几乎要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的灾难。此刻以一场震动天下的姿态重新回归了人族的视野,重新唤醒了人们心中来自祖辈流传的、那对于魔域深入骨髓的恐惧。魔物入侵爆发的当天,巨型魔眼被斩灭后,魔物的余波依然持续了数日,据消
2022-09-30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一些不准确的信息和谣言时有出现,近期,核酸检测采样棉签含有荧光剂、环氧乙烷等致癌物的传言,又引起了广大群众的关注。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济南市疾控中心专家这就给大家揭晓,并就其他关于采样拭子的流言进行辟谣,赶紧来看看吧。  根据《医疗器械分类目录》,新冠病毒核酸和抗原检测时使用的“一次性使用采样器”(俗称“采样拭子”),可分为无菌和非无菌两类,均属医疗器械,其原材料、生产环境、生产工艺均需经过严格审核,质量管理体系运行需满足医疗器械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要求,产品出厂需经
2022-09-30
时常看到很多同学在网上对北京高考试题进行嘲讽,觉得北京题太简单,有同学也想听一下我的看法。今天我换个角度带大家做一下分析。关于测试的优劣,统计学里有两个指标,一个是信度,一个是效度。信度(reliability)即可靠性,它指的是采取同样的方法对同一对象重复进行测量时,其所得结果相一致的程度。试卷的测试方法表现在题型上,很明显客观题比主观题信度更高(比如同样一个作文题,两次写出来得分可能有差异;但是选择题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主观题中,规范性答案的试题比开放性答案试题的信度更高。从这个角度来说,
2022-09-30
「贞子滵洮」原神 希娜小姐
2022-08-29
No.2786 言沫 [44P]
2022-09-26
根据虚拟主播事务所ENTUM的官方消息,成立于2018年4月的ENTUM将于2019年12月31日停止活动。随着ENTUM的停业,皆守广井和花野蜜两名虚拟主播也将停止活动。
2022-10-28
至强 隶属于 英特尔处理器系列,是英特尔定位于 服务器 市场的处理器。特点 : 核心多,主频低,有强大的多任务处理能力,没有核显至强处理器核心规格为"四核八线程″起,这就让有些奸商有机可乘。大家都知道
2018-06-10
系列型号DX-31B信号继电器DX-31BJ信号继电器DX-32A信号继电器DX-32AJ信号继电器DX-32B信号继电器DX-32BJ信号继电器DX-31A信号继电器DX-33/1信号继电器DX-33/2信号继电器DX-33/3信号继电器DX-33/4信号继电器DX-33/5信号继电器一. 继电器用途DX信号继电器用于电力系统继电保护和自动控制装置中,作为动作指示信号。二. 型号含义三. 技术参数1 DX系列信号继电器由矩形脉冲激磁,磁钢保持。 2 本继电器为双绕组。工作线圈可为电压
2022-09-30
原创IBI Daily NewsIBI国际游艇行业每日资讯一家法院证实,一艘与一名受制裁的俄罗斯商人有关联的超级游艇上月在直布罗陀以3750万美元的拍卖价格售出,这是乌俄战争爆发以来的首次此类拍卖。该游艇一开始拍卖估值7500万美元。今年3月,这艘72.5米长的Axioma号超级游艇被直布罗陀当局扣押。此前,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称该游艇主人——迪米特里·彭普扬斯基(Dmitry Pumpyansky)拥有的一家公司——违反了一笔2050万欧元的贷款条款。直布罗陀最高法院下属海事元帅办公室(Offic
2022-09-30
武‮美藏‬芸術祭3年ぶり開催します!10/29土〜10/30日 予約制!! https://www.musabi.ac.jp/topics/20220914_03_03/?utm_source=smp&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20220929
202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