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忘了19-She:我的魅惑女友漫画

19、忘记该多好

Cantaloupe要是知道来曼谷后会这么痛苦,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去Tin家,也绝对不会贴墙角偷听的。

如果爱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接近,那他宁愿不要遇到Tin或者把那段记忆彻底地忘了,这样他就永远都体会不到比他出车祸躺在血泊中无力喊着Tin还要痛上几倍的痛!

他是接受了Tin喜欢过Can,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些用在电视剧里的“替身梗”,居然照进现实用在了他身上,可笑的是他还浑然不知地把Tin的爱照单全收了。

“我叫Cantaloupe。”

“Cantaloupe太长了,Can比较好记。”

呵~

想起Tin知道自己名字后的惊讶和那句明知故犯的说法,他站在人烟稀少的柏油路上苦笑着抬头望向天空那足够刺眼的阳光,心想原来我一直都是Can的替身!

神情恍惚的样子仿佛随时就会倒下。

哔…

一道尖锐的喇叭声吓得他脸色更加地苍白,幸好司机刹车及时才没有撞到他,瞥见他空洞的眼神后,司机吓了一跳,大骂道,“妈的,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早就没命了!”之后司机便开车走了。

“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早就被车撞死了。”

望着那辆驶远了的汽车,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Tin的时候,Tin也说了类似这样的话,他不免嘲笑着挖苦起自己,“你怎么这么傻啊,Cantaloupe?Tin那样蓄意的接近你,你居然以为那是命中注定的爱情,还傻傻地爱了Tin那么久。”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Tin从拐角处跑出,然后以百米的速度向他跑来。

他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阳光下,他竟看不清Tin的身影,直到Tin跑到他面前把他紧紧地抱住,他才发觉是真实的Tin,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我爱你,Can,不要离开我。”

“我喜欢你,Can,不要离开我。”

Tin呢喃的请求和一年前Tin从曼谷回来后突然的告白如出一辙,他终于明白Tin当时不是在对他说,而是想说给真正的Can听。

“我们分手吧,Tin。”如果他刚才迈出的那一步是他看到Tin顶着烈日向他跑来时的动摇,那么现在他推开Tin面无表情说的话,就是他做为Cantaloupe的尊严。

曾经他也像对Tin母亲说过的那样做过,直到刚才他都没想过说出那句话,但是听到Tin抱着他叫他Can的时候,他便清醒了过来。

他不是Can,他是Cantaloupe,他要做Cantaloupe,不要做任何人的替代品!

“Can,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不对!我求你原谅我,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Cantaloupe力气大到Tin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当他看到Cantaloupe布满泪痕的脸时,简直恨死了自己的隐瞒,他快速走上前抓住Cantaloupe的手,不停地哀求着。

“可是我不想再骗我自己了,Tin。”Cantaloupe说着抽出自己的手,已经不再哭泣的他表现得异常平静,接着他说,“从我看到那封信到我出车祸前,我一直骗自己说‘那只是一封信,没什么的,你现在爱的人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把我当做他的替身,甚至在我们冷战之后,我还劝说自己去你公司找你和好,可是结果呢?我看到你和他高中时期的合照后,我就明白了,我只是你对他忘不了的替身!”

“C…”

“在我失忆后,你有很多次可以告诉我那封信的存在,告诉我你办公室里放着的合照只是因为他是你的亲人,但是你没有这么做,Tin!你选择了隐瞒我,甚至为了不让我看见那封信,你还把它锁了起来。”

“C…”

“可是感情哪有什么对错?只不过是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了,在自欺欺人罢了。现在我醒了,我也懂了,我该回到我原来的地方,用回我原来的名字了,Tin。”

每次Tin想要说话的时候,Cantaloupe都急忙加重了音抢着说,他真的不想再听到Tin当着他的面叫他Can了。

平时说话很快的他,这次却说的很慢,最后一次叫Tin的时候他咬字很轻,千疮百孔的心脏早已血流不止。他表面笑得风轻云淡,可眼里的泪水早已将他的伪装出卖了。

Tin怔怔地望着Cantaloupe插不上话,但是他知道Cantaloupe只是在故作坚强,所以他当下就要去抱Cantaloupe,却被Cantaloupe躲开了。

“反正早晚都要说分手的啊,只是我提前说了而已。”再次不给Tin说话的机会,Cantaloupe说完便转过身,然后运气俱佳的他一伸手就拦到了一辆计程车,坐进去之后,他笑着和Tin说,“我先回J市了。”

砰!关上门的瞬间,Cantaloupe再也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看到后视镜里同样哭泣的Tin,他立马回头望去,依依不舍的眼神快要把车窗玻璃看穿了。

谢谢你曾经让我幸福过,还有…再见了,我依然爱着的Tin。回忆起曾经的美好,Cantaloupe这样想着,他刻画下Tin此刻的样子,然后转过头笑着,哭着,哭着,笑着…

***

几个小时前。

“天啦,你家也太大了吧!”

这是Cantaloupe踏进Metthanan大院后第一个感叹句,然后就是…

“你家这么多车,不开车行真是浪费了!”

“这到底是皇家花园还是你家花园啊?这么多花数都数不清,根本看不过来嘛。”

“哎呀呀,这个喷泉喷出的水花好漂亮哦!”

“要不是我结结实实地走在路面上,我真的要怀疑你家是住海边的了,居然建了个这么大的游泳池!”

诸如此类的话,Cantaloupe每到一处都要停下来评价一番,以至于到Tin家门口用了将近十几分钟。

“妈呀,可算到了,这一路上真的是太累、太折磨人了,我感觉我都饿了。”Cantaloupe站在大门口怨妇似的抱怨着摸上自己的肚子,整个人蔫了吧唧的。

Tin笑了笑,然后带着Cantaloupe来到厨房打算找些吃的给他,结果Cantaloupe的一句话让Tin恨不得撬开他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才会问出那么白目的问题,只听他说,“你确定这是你家厨房,而不是谁的卧室?”

Tin白眼一翻,然后看向Cantaloupe问,“你见过谁家卧室里放这些东西的?”

“嗷,谁叫你家连厨房都这么大!我家的客厅都还没这么大呢!”Cantaloupe环顾了下偌大的厨房,强词夺理道,说的时候他还用手比划着。

吁~

Tin真是服了Cantaloupe的脑回路,重重叹息了一声,然后从储物柜里拿出现有的食物倒入碗里,加热之后放在餐桌上说,“先垫垫肚子吧。”

Cantaloupe永远都是肚子最大,见有吃的,他不再东张西望,坐到餐桌那里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然而,Cantaloupe才刚吃没几口,一位负责传话的女佣就走了过来。

“您好,Tin少爷。”女佣毕恭毕敬地向Tin行了礼之后说道,“老爷说等忙完会直接和夫人去Tul少爷和Ca…”看到Cantaloupe的长相后女佣瞬间懵了,心想Can少爷不是在西苑吗,怎么坐到这里吃东西了?随后她又觉得不对劲,害怕地望着地面(被Tin突如其来的低气压吓到了)说了下去,“…Can少爷的西苑见您,请您和这位…”才刚开口女佣就又停住了,她不知道要怎么称呼眼前的人。

“知道了。”女佣的没眼力见让Tin很不爽,他已经知道女佣要说什么了,不想再继续听了,然而一道不满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嘿Tin,你怎么不让这位姐姐把话说完啊?”说话间,Cantaloupe已经来到那位女佣面前,然后他冲女佣笑了笑,礼貌地介绍道,“P,我叫做Cantaloupe啦。”

“是,Cantaloupe少爷。”

“P,你叫我名字就行了,不用叫我少爷的啦。”见女佣点头哈腰的样子,Cantaloupe感觉有种吃了屎般的难受,尤其是“少爷”这个称呼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额…女佣听得头皮发麻,Cantaloupe那样热情地叫她姐姐,她都惶恐不安的,哪敢直接叫他名字啊,何况Tin少爷的气场那么可怕。

“好吧好吧,叫少爷就叫少爷吧。”见女佣半天不吱声,Cantaloupe也不是非要逼人改口,他甩甩手潇洒地说。

女佣顿时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真正放松下来脊背就开始发凉,她胆怯地偷瞄了眼让她不寒而栗的Tin,旋即扭头离开了厨房。

“那位姐姐又没有得罪你,你干嘛要甩脸色给她看啊?”女佣一走,Cantaloupe立马把矛头指向唯一的始作俑者,不满地问道。

“你跟她很熟吗?”Tin不答反问。

“不熟啊,但是这个跟你给人家脸色有什么关系吗?”Cantaloupe是有问必答,却未必善于猜人心思。

“我不喜欢你对她比对我还要热情。”Tin不奢望Cantaloupe能改掉他自来熟的习惯,但是Tin希望Cantaloupe不要对任何人都热情过头。

闻言,Cantaloupe羞涩地笑了,然后他挽起Tin的胳膊撒娇着说,“可是我对Tin少爷的热情盛似野火般浇都浇不灭啊。”说着他还伸出手指爬上Tin的心房,在那里画了个火的图案。

“走了啦。”Tin没想到Cantaloupe会突然来这么猛,他完全招架不住,差点失了分寸,幸好他还知道自己身处在何处,于是在被点燃欲望的火前,他迅速抽出自己的胳膊,率先走了。

“呵呵…”Cantaloupe噗嗤笑出了声,然后他跟在Tin身后问,“Tin少爷,你害羞啦?”

Tin沉默不语地走在前面,Cantaloupe更为好奇了,他小跑上前,看到Tin的脸和耳朵皆红了一大片,他笑得可开心了。

“哈哈哈…”

正在打扫院子的佣人被Cantaloupe爽朗的笑声吸引了,却在见到Cantaloupe的长相后又都愣住了。

Cantaloupe知道那些佣人在想什么,但是他不在乎,只是他不喜欢那些佣人在Tin的逼视下突然对他恭敬的行礼,他只能尬笑着向那些佣人回着礼。

***

没一会儿,两个人就在一座欧式古风的建筑外停了下来。

Cantaloupe立马端正了态度,然后好整以暇地跟着Tin走了进去,只是那个样子似乎…做过头了。

“哈哈哈…”

果然,Cantaloupe一进门就被嘲笑了,倒不是他长得丑,而是他一板一眼佯装出优雅的样子很滑稽,尤其是他还穿了身长衬衫和牛仔裤,那样做作的表演和他阳光可爱的外表完全不搭啊。

第一个笑的是那个和Cantaloupe有着相似面容的男人,却也是收的最快的一个。

“Cantaloupe,你是被鬼上身了吗?”Can抱着儿子来到Cantaloupe身边,打趣地问道。

“没有啊,我平时都是这样的。”Cantaloupe端着姿态故作矜持地回答着,瞥见Tin忍俊不禁的嘴角,他笑着扭过头盯着Tin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轻微的声音训斥道,“妈的,想笑就笑啊,憋着不难受啊!”然后他就听到Tin很听话地不给面子地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笑够了之后,Tin凑到Cantaloupe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悄悄地说,“有我在,你不用这么紧张。”

“可是我等会要见你父母啊。”Cantaloupe抬起手,也靠近Tin耳边悄悄地说。

然后两个人便旁若无人地咬起了耳朵。

“没事,就当是自己家。实在不行,你就不理他们,我来应付。”

“这怎么行啊,况且我又没带礼物,万一让你父母讨厌了,不喜欢我怎么办?”

“我喜欢你就行了啊。”

咳咳!

听到有人咳嗽,Cantaloupe立马放下手,又故作矜持了起来。

“不好意思两位,小Phu还小,打情骂俏可以等到回家后吗?”Can抱着自己的儿子提醒站在他旁边的Cantaloupe。

“小Phu,Cantaloupe叔叔是在和Tin叔叔玩谁声音小让爸爸妈妈猜的游戏啦,不是少儿不宜的画面哦。”Cantaloupe羞愤不已,哪还顾得上装矜持,他赶紧用手挡住小Phu的视线,然后一本正经地给小Phu输入奇怪的概念,也不管小Phu有没有听懂,但是他的行为把坐在沙发上看戏的男人逗笑了。

“哈哈哈…,小Phu只是对你感到好奇和迷茫,毕竟你长得和Can这么像。”Tul笑着说着站起身来到Can面前,然后和Cantaloupe打招呼道,“好久不见,Cantaloupe。”

面对Tul的友好,Cantaloupe明显一愣,随后他终于想起自己是有见过Tul的,刚想要打招呼,却被Tin抢了去。

“你怎么会认识Cantaloupe?”Tin把Cantaloupe拉到身后,吃惊地问。

看到Tin那样戒备的眼神,Tul不禁冷笑一声,他已然猜到Cantaloupe忘记那天的事了。

“你放心,我只见过他一次,没有对他说任何不利的话。”单看Tin护住Cantaloupe的样子,Tul便知道Tin是认真的,他不想在儿子生日这天滋事,只想息事宁人。

“骗谁呢!”Tin厉声呵斥道,显然不信Tul说的。

“是真的啦,Tin。”见Tin误会了,Cantaloupe连忙站出来说,“你哥是为了小Phu生日的事来找我帮忙让你回家的,就是我问你…”Cantaloupe望了眼Can,旋即改口道,“反正那天之后,我就没见过你哥了。”语气里甚有不快。

一旁的Can自是知道Tul那天和Cantaloupe说了什么,他想当然地把Cantaloupe的不悦理解成了吃醋,但是有人却不这么想。

“那…”

哗啦…

Tin还想要问清楚,可他的话刚到嘴边,他父亲便推门而入,母亲也紧跟其后走了进来。

“父亲,母亲。”Tul和Can异口同声道。

“嗯。”Tin父亲点头应了声,然后看了看一旁的Cantaloupe,然后看向Tin问,“他就是Cantaloupe?”

“是的,父亲。”Tin说,但是面上却冷冷的。

“您好,伯父。”Cantaloupe不明白Tin为什么会对他父亲那样,但是他还是礼貌地打招呼道。

Tin父亲这才仔细打量起Cantaloupe,虽然Tin之前就已经告诉他Cantaloupe和Can相似了,但是他还是吃了一惊。

“Tul,你带着Can去酒店招呼客人吧,你父亲有话要和你弟单独说。”Tin母亲从Can手里抱过小Phu,然后越过Tin和Cantaloupe边走边说。

“好的,母亲。”Tul答,然后他带着Can离开了西苑。

***

“你跟我来。”Tul和Can走后,Tin父亲面露严肃地说。

“您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Tin想也不想地拒绝了父亲,他担心母亲会逼迫Cantaloupe做他不想做的事,所以他不能留Cantaloupe一个人在这里。

“我不会对你的朋友怎样的。”Tin母亲明白Tin在顾虑什么,转头对Tin说。

“他是我男朋友!”Tin牵起Cantaloupe的手,强调说。

听到这话,Cantaloupe心下一喜,低着头默默地笑了。

知子莫若父母,Tin父亲又怎能不知Tin的想法呢?在他从Tul口中得知Cantaloupe失忆后,便让人调查了Cantaloupe失忆前后和Tin相处的过程。从中发现端倪的他,当即就以曼谷市场的售卖要挟Tin回来,为的就是让Tin把该说的都说了,以免到时收不了场。

“我要说的事非同小可,你确定要让他知道吗?”

Tin父亲意有所指地说。

“那好,我跟您去。”Tin听出了父亲的意思,松开Cantaloupe说,然后他望着Cantaloupe嘱咐道,“等我回来。”

Tin手一松开,Cantaloupe倏然紧张了起来,望着Tin离去的方向,他不安地抠起了手指,心里更是慌得一批。

Tin母亲从进门就没看过他一眼,Tin父亲又是这样的态度,他不禁站在那里瞎想了起来:看来Tin父母真的不喜欢我。

Tin母亲扭头看向Cantaloupe,“坐下吧。”说完她又继续和小Phu玩了。

“是。”Cantaloupe笑着说,然后他略显僵硬地坐到了沙发上。

这一坐,周围的空气更为稀薄了,见Tin母亲和小Phu有说有笑地玩着,Cantaloupe只能干坐着等着。

“Tin从小就孤僻,做任何事都一意孤行,但是他人不坏,心眼也好,就是对他认定的事偏执的很。”须臾,Tin母亲突然开口道,可她却在评价Tin的性格,这让随时准备应答的Cantaloupe意外地接不上话。

“你叫Cantaloupe?”Tin母亲察觉出Cantaloupe的尴尬,她笑着让小Phu自己去玩,然后正式看向Cantaloupe问。

“是的,伯母。”Cantaloupe立马坐正回答。

“你和Tin…”Tin母亲犹豫着。

“我喜欢Tin,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依然喜欢Tin,而且我觉得和Tin谈恋爱和找回记忆并不冲突。”Cantaloupe嘴快地应答道,瞥见Tin母亲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才发现自己失礼了,旋即道了歉,“对不起,伯母。”

“没关系。”Tin母亲并不在意,相反地,她更关心另一件事,于是她认真地问,“那如果你恢复记忆了,你会原谅Tin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吧。”Cantaloupe虽不懂Tin母亲的意思,可他还是回答道。

Tin母亲意外于Cantaloupe的回答,同时她也感到欣慰,至少她知道就算Tin父亲劝说无果,就算Cantaloupe自己想起来了,Tin还是有机会挽回的。于是她笑着说,“孩子,消化可以,但别拖太久了,Tin也是害怕失去你才会那样做的。”

Cantaloupe茫然地望着Tin母亲,他完全没明白Tin母亲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Tin喜欢你啊。”许是看出了Cantaloupe的迷茫,Tin母亲站起身微笑着说,之后她便打算带小Phu离开,于是她又说,“希望你和Tin能好好的,我就不在这里了,你也别拘束着自己,就当是在自己家,好吗?”

“好的,再见,伯母。”

目送Tin母亲走后,Cantaloupe开心极了,他多么想快点把被Tin母亲认可的事告诉Tin啊,可惜Tin还没回来,他只能暗自窃喜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Cantaloupe也没有等来Tin,他在西苑的客厅里等得无聊死了,便走出客厅来到西苑附近看得见花园的地方换换空气,结果被他看到Tin背对着他和他父亲争执的画面。于是好奇的他迅速弯下腰凑了上去,他想知道Tin父亲说了什么,以至于Tin动作幅度那么大(听了父亲的话后,Tin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您管老子结婚还不够吗,就不要管老子说不说这事了!”

!!!Tin竟然动怒了,而且是对他父亲很没礼貌地叫自己“老子”,Cantaloupe为Tin捏了把汗的同时心里也乐开了花,他开始畅想和Tin的婚后生活,然而Tin和Tin父亲接下来的谈话,让他的梦瞬间凐灭了。

“我是为了你好。”Tin父亲不怒自威地说。

“呵!”Tin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冷笑一声,之后说道,“您不让我和Can结婚却让他和我哥结婚是为了我好?您冻结我银行卡让我靠打工起家是为了我好?您为了让我告诉Cantaloupe那封信的存在用那样的手段逼我回家,也是为了我好?呵呵!”Tin只觉得可笑至极,他又连着冷笑了两声,然后再次说道,“您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那就不要逼我告诉Cantaloupe他是Can的替身啊!”

轰!!!犹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从头顶直击到心脏,Cantaloupe笑容僵了,身体木了,心沉到了谷底,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脑袋嗡嗡作响,“和Can结婚”、“那封信的存在”、“替身”这几个词像个警钟长鸣在他脑中,不断地敲打着他混乱的大脑。

***

威尔顿希特酒店外鞭炮响了又响,Metthanan庭院的花开得茂盛,喷泉里的水花四溅,隐约折射出一道美丽的彩虹,佣人们各忙各的,谁也没注意到Cantaloupe朝别处走来的失魂落魄样。

砰!

Cantaloupe不甚被迎面来的佣人撞倒在地,佣人也连忙向他道着歉,然而他说的却是,“对不起,Can少爷。”

Cantaloupe第一次这么讨厌这个名字,但是他没有和佣人计较,忍着疼痛想要爬起来,却看到地上那贴着Can照片的资料上面写着Can的名字,他觉得熟悉便将脸凑到那里,然后…他颓然地坐到地上,面色极其难看。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Can…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见了一个人…我和他关系不好…我对他恨之入骨。

Can,以后不要说脏话,因为我不喜欢。

少喝点酒,Can。

不要看黄色废料,Can。

终于见到本人了。

忘了我吧,找一个爱你的人好好生活,Can。

你每天神神秘秘的,你不累啊!

别疑神疑鬼的好吗!

算了,等你冷静之后再说吧!

Can…Can…Can…

Tin突然抱着他呢喃后的告白,对他诉说的烦心事,在一起后的各种要求,Shine第一次见到他的说词,他无意间在Tin房间里看到的那封被他哭花署名的离别信,吵架后他主动找Tin复合却在Tin办公室里发现的合照,每次Tin叫他Can的瞬间,…

所有失去的记忆一个又一个地向他袭来,他拼命地想要甩掉它们,可是那些属于他的记忆还是统统住进了他的脑中,他终于忍不住地崩溃地哭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忘记该多好啊!”Cantaloupe哽咽着说道,眼泪顺着眼眶流到了地上。

“对不起,先生。”那个撞了Cantaloupe的佣人发现自己认错人后连忙道歉道,然后他慌不迭地收起地上的剧本离开了。

少时,Cantaloupe从地上站了起来,只一会儿的功夫,泪水便模糊了视线,他泪眼婆娑地走在Metthanan大院的路上念叨着的样子比丧尸还要可怕。

***

Tin回到西苑去找Cantaloupe却不见人,他以为Cantaloupe和他一样被母亲训了就去找母亲要人,结果他母亲说她怕她在那里Cantaloupe会感到不自在,就带小Phu来她房间了,Tin旋即四处寻找Cantaloupe,可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Tin少爷带回来的男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哭得惨兮兮的。”

“对啊,而且他还边走边问Tin少爷为什么不告诉他那封信的存在,让他像个傻瓜似的被骗了那么久。”

就在Tin着急上火的时候,两名女佣的对话让他陡然慌了,他几乎是飞奔着来到那两名女佣身边的。

“不过他神神叨叨的样子,真的挺吓…”“人”还没说出口,那名女佣的胳膊就被猛地提起,然后她整个人被迫跟着那股力道转过身了。

“Tin、Tin、Tin少爷。”见到Tin凝重的表情后,她吓得魂都丢了,声音都在颤抖,她身后的女佣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Cantaloupe人呢!”Tin盯着那名女佣冷然地问道,他不管Cantaloupe是因为什么知道的,他只想快点找到Cantaloupe,然后解释清楚。

“出、出去…”那名女佣感觉骨头都要碎了,她颤颤兢兢地说道,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Tin便甩开她的胳膊冲了出去,她被当场甩到地上,半天没回过神。

而Tin的离开对期盼着家庭温暖的Can来说,这场生日宴办得并不完美。但是话说回来,Can又庆幸Tin离开了,至少小Phu的生日宴办得热热闹闹的,也很体面。

生日宴过后,他对Tul说,“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是我的错,我不该有你们了,还不知足。不过我相信Tin终有一天会回到我们这个家,我们家会比以前还要温馨比现在还要热闹!”

步入式恒温恒温试验箱GB31241电池检测设备锂电池是一个易燃易爆物品,在出厂之前需要做各种各样的试验来确保安全。锂电池使用的恒温恒湿试验室有什么测试?下面来看看。  锂电池使用恒温恒湿实验室的原因:  1.锂电池需要测试产品的耐高温、耐低温、耐湿热、容量衰退、防爆、耐冲击、跌落性能、阻燃烧性能等等,这些都可以在恒温恒湿试验室里得到解决。  2.锂电池恒温恒湿试验室模块化结构,高效全封闭压缩机,安全可靠的双电极式加热器,多种送风方式,可以全天候工作冷凝器,可自动清洗的电极式加湿器等。  3.新能
2022-10-17
学习任何一门语言或者学科,听说读写都是必须的。那么零基础的同学如何在高一来学好日语这门学科呢?今天第六时限高考日语培训老师给大家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零基础新高一日语学什么。 首先,我们学习语言,你必须得会发音。不会发音如何能听说读呢?因此,首要任务必须把日语的五十音图拿下,这是任何零基础的同学学习日语必须要熟练掌握的假名(不管是平假名还是片假名)。那我们通过什么方式来掌握呢?我们首先肯定要听老师的发音或者录音的发音,自己去一遍一遍的去读去背,然后再根据笔画顺序去写,先抄写,然后默写、听写。必须要做到一听到
2022-09-30
Amazon Prime Video发表明年3月配信作品《小子爱找茶》,该作改编自西森博之同名漫画。
2022-10-28
10月2日(本周日),广州智通 X 海贝 举行试听会,这次带来的是海贝重量级新品RS8旗舰播放器,广州首次公开亮相欢迎来广州智通玩!活动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596号岗顶百脑汇C座1904室现场还有抽奖千万别错过 来不了现场的烧友也可以来广州智通HIFI耳机B站直播间和广州智通淘宝直播间一起互动哦!RS8可以说是目前最堆料的播放器,一起来深入了解。欢迎来广州智通试听选购哦! 广州智通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596号岗顶百脑汇C座1904室
2022-09-30
#兰博基尼URUS# 兰博基尼于8月在圆石滩车展上展示了Urus的Performanante衍生车型。 然而,更高级别的URUS车款是 URUS S。它的性能输出达到了666马力 / 850牛米,动力源自升级的双涡轮4.0升V8发动机。但是它不像Performanant 那样减重了47公斤。官方给出零百加速数据是 3.3秒(Performanante),而URUS S需要 3.5秒左右,最高车速保持不变,为305公里/小时。0-200公里/小时加速时间为12.5秒。随着法拉利近期推出的V12动
2022-09-30
风之领域~五~
2021-06-30
[LD零度摄影] No.055 曼云2
2022-02-26
继DR150/160之后,时隔数年,豪爵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发布了这款全新的小排量车型——DL150,官方指导售价为14680元。这年头,小排量跨骑大有“隐入尘烟”之感,但在市场数据上,它们却从来都是多数的存在。这次,豪爵发布了全新跨骑车DL150,官方称之为“新世代趣味街车”,独树一帜的外观确实具有非常高的辨识度。造型上,DL150借鉴了铃木DL家族的设计元素,如果要类比的话,可能更像是DL650,而非自家的DL250。DL150采用“城市越野风”造型,整体设计比较符合探险车的风格调性。当然,它仍
2022-09-30
cago冲冲!
2022-10-13
2018年10月播出的真人版日剧《我是大哥大》获得了超高收视率和好评。近日,官方确定将推出真人版电影。
2022-10-28